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35岁不服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46|回复: 0

《徐福》韩国2021

[复制链接]

53

主题

55

帖子

508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508
发表于 2021-4-23 21:11:3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其实真正愿意去看一看这部电影,我最初的这篇帖都没有多大存在的必要了。
看完了,还是来说说吧。
我本身对科幻大片真的不太“感冒”,反而看到影片上映之初的反响都在说它是在探讨关于死亡、欲望、恐惧等人性问题,还让我更加期待。但关于这些问题,其实早已在无数的作品中被探讨过很多,要么能更深入的探讨,要么能带出新意,否则很容易会落入窠臼里。而《徐福》关于这些问题的叙述,看完之后,我脑子里只有一句话,“没有什么特别的”。
回想的确没有什么特别的,甚至导演放入台词间的,我印象深刻的只有一句话,林世恩博士说的,“人的胆子真的很小,还很贪心”。这句话一语中的,说清了电影里除了徐福以外每一个人可恶的面容,或许,还包括看电影的我们。
让我意外的是,我竟然不自觉的为徐福流了很多泪。本来以为基宪这个挣扎在死亡边缘的角色会更悲情一点,但我错了。
还记得电影里第一次深深触动到我的,是那个男教授说的那句话,“西红柿的茎长土豆的根”。
这句话,似乎注解了徐福宿命般的悲剧。
他因为人的欲望被创造,在永恒与有限之间,成为了永远的流浪者。
或许电影里导演有意把徐福这个角色神化,但在我这里,却只是看出徐福作为一个如此无辜的存在,他的挣扎与痛苦,他宿命般却也是他自己选择的结局,都如此让人心疼。
他其实没有什么所谓悲悯的情怀,他只是清楚的知道自己命运的归处,知道会发生什么。他也不单纯懵懂,只是隔绝于世后对身边的未知抱有着好奇。我甚至觉得,徐福是电影里想得最多,想得最清楚的那一个。或许电影里他无意间流露的“神性”,也源于此。
他会好奇的看着街巷里的人和事,选一双自己喜欢的鞋,想多吃一碗好吃的杯面,他不知道除了看书检查吃饭以外还应该干什么,他问基宪“死了真的和睡着一样吗”“死亡的心情怎么样”“那活着时候好吗”。
导演让最清澈的眼睛和最无忌的嘴问着或许我们不曾想过也难以回答的问题。
但其实每听到导演让徐福口中说出似乎我们觉得该饱含多少深意的话,我都只是从那些话后面,看见他让人心疼的一面。
自他到蔚山的教堂,说,“这是我,韩景允,还有我爸爸”,我的眼泪就没停过。
我总觉得,或许当去到蔚山的教堂看到景允的时候,他真的想到过死。(看着他有点嗔怪的语气和眼神说“为什么要这样,即使这样我也不能变成景允”时,我爆哭)那一刻,或许他也挣扎,他也害怕。他畏惧死亡,问基宪“死了的话,真的会跟睡着了差不多吗”。但他也犹豫,他不想再过实验室中那样的生活,他也想要逃走。或许他都想过像景允这样永远“睡着”是不是很好。他哭的那一刻,我为什么,为什么要让他做这个选择。但我相信,当他在车上说出那些话时,他是决定好要继续“活着”的,即使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的归宿,就是那样“睡着”,但正如最后结局时,基宪问他为什么还要回来,他说,“因为我也想成为什么,成为对某个人有意义的存在”。所以,在车上,第一次笑着,那一刻他一定决定好了,重新回到实验室,回到妈妈身边,抽取自己身上的IPS蛋白质救基宪哥。他一定决定好了,要去实现自己唯一的价值。
他重新躺在那个椅子上时,他看着自己曾经穿过的衣服和鞋子被整齐地叠放在收纳袋里。他想起自己曾经问妈妈“我也可以成为什么吗”,那一刻,他有多留恋和基宪穿着运动服走在人群街巷的感觉,就有多么狠绝的逼自己重新躺回那里,只是为了成为什么,也为了妈妈。
“我的愿望只是这样而已”。
如此卑微,他做出了选择。不过是那么微小的一个愿望。
但是,贪得无厌的人啊
当他面对妈妈的尸体时说“这么做也不会结束”时,他心里或许也已经意识到,只有死亡,只有死亡才能结束这一切。
最后他说,“现在不是知道了吗,不管多害怕,我都无法逃走”,“要我消失了,才能结束”。
至于基宪,其实关于他明显转变的点在于那次海边。在那之前,他一路保护徐福,的的确确是为了自己活命。但那之后,却有所不同。
在海边,徐福让海水翻浪,让石头堆聚,让海鸟群集那一幕。可以察觉到,自那以后,基宪的内心其实产生了微妙的变化。当他看到徐福所行的一切,他的眼神有很多难言明的东西,不止是震惊和感动那么简单。当一个人面对一种未知、自然、强大的力量,甚至真切的感受到这种力量的存在,内心的感受其实不是简单的震撼,而是涤荡,更会觉察到自己的渺小。当一个人觉察到自己的渺小,才能谦卑,而谦卑会消解欲念。
(这一幕总让我联想到《圣经》里耶稣为救世人,在地上施行神迹,还有影片最初那一幕,基宪在车里,梦中自己渐渐被海水淹没,挣扎中仰头看到的那轮圣洁静穆的月亮。或许它也暗示着在死亡边缘挣扎的基宪,与徐福的交际和得到的救赎。)细想,从那一刻开始,基宪或许才真正挣脱了对于死亡恐惧的桎梏。
影片最后,基宪一人回到海边,太阳升起,潮水翻涌、退去,石堆上长出细细的绿苔,飞鸟再次留栖又再次振翅离开...
那一刻我却没有哭,只是很平静,还有深深的感动,突然想起妈妈和徐福说的,“永远是什么?”“像早上太阳升起,晚上会日落一样,那样永远的。”
是啊,那是永远。徐福是“永生”的存在。
人追求永生,但死亡从来不是生的尽头。


链接: https://pan.baidu.com/s/1btx_3ahYIKnWwkOcFvV0Eg 提取码: af8e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高级模式
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